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论坛 > 洪敬尧 >

歌手发片扎堆走文艺路线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洪敬尧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文/琳距离)华语乐坛在第一季度的整体疲软后终于迎来小高潮。台湾歌坛的张惠妹、F.I.R等老将归来,推出的新专辑均在台湾销量榜上空降冠军,他们的集体回巢终于一改开年潘玮柏、罗志祥、炎亚纶一边倒的偶像格局。文艺路线月份发片的歌手中极为盛行,尤其是李宇春、许嵩、方大同、古巨基等人的专辑,大量的网络新兴语言融汇90后的歌词题材,在语境和趣味上贴合了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也让原本的独立“小清新”不仅仅局限于文青愤青的范畴,投射出了当下的时代特点。从田馥甄、周笔畅到李宇春,越来越多的主流歌手有意或无意的走入文艺阵营,提升自我品位,对未来流行乐坛究竟有何影响,让我们静观其变。

  继上一周F.I.R的《亚特兰提斯》在台湾各大销售榜上空降冠军之后,本周张惠妹的《你在看我吗》也成功地空降了各大销售榜的冠军。在玫瑰大众销售榜上,张惠妹的《你在看我吗》则以28.92%的百分比夺冠。

  虽然四月的乐坛大牌艺人集体发片,但唱片市场依旧呈现出相对不温不火的局面,并未出现第一季度潘玮柏、罗志祥在销售榜上连霸N周的盛况。由于预购加持,F.I.R、张惠妹新专辑凭借上市之势均能空降冠军,但在一周的昙花一现后销量又迅速滑落,似乎成为了乐坛的发片定势。在4月份的几周G-MUSIC销量榜上,F.I.R的《第六章 亚特兰提斯》、张惠妹的《你在看我吗》空降冠军分别获得了32.36%、28.92%高占有率,走势稳健。而三月底发片的炎亚纶延续了台湾偶像的销售旋风,风光蝉联三周冠军,分别创造了55.72%、26.34%、28.74%的上佳成绩。在《下一个炎亚纶》的预售期,唱片公司华研就高调宣布唱片销售量卖过6万大关。而偶像歌手成为唱片卖座的销量保证除了粉丝忠诚的购买力,宣传促销的推动力不可忽视。除了电台电视台的打歌传统方式,一轮轮的签唱会加持对于人气偶像歌手而言,是唱片成败的关键所在,之前罗志祥的《独一无二》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4月9、10日,炎亚纶在台湾中南部地区举行了唱片上市后的签唱会。在此次的签唱会上,为了刺激销量唱片公司实行了买5张送一次与炎亚纶合照的方式,并不设上限,多买多照,卖法极为“刺激”,可以说实体唱片销售数字完全取决于歌手签唱的效果。

  在加盟金牌大风后转型的张惠妹获得了业内外的首肯,但客观的说,在华纳到金牌大风的这些年来,她的实体唱片并未能在唱片市场上打开销路,表现中规中矩。在2009年的G-MUSIC排行榜上,《阿密特》先后获得三周冠军,在全年的销售排行榜上,《阿密特》也仅仅排行第十,不敌蔡依林、梁静茹、萧亚轩等人。从中不难看出如今的民天后并未过多看重人气,而更多的是利用唱片包装和音乐概念的关注,把自我定位在口碑艺人的塑造上,新专辑《你在看我吗》虽然重新回归张惠妹的流行路数来,但表达方式依旧延续了《阿密特》的“意识流”“文艺风”的路线,同样在推出后获得褒奖。整张专辑被一分为二,由A面的“慢歌”B面的“快歌”两个部分组成。与《阿密特》相同的是阿妹更关注内心世界的关注,在《都什么时候了》《我最亲爱的》中都有不同视角的透视,充满了自省的风格。而慢板与快板、冷静与热情延续了《阿密特》时期的情绪落差和制作班底,使这张唱片变得更“张惠妹”。此外,F.I.R的《第六章 亚特兰提斯》是他们近三张唱片以来评价最高的一张。这张专辑华纳的宣传投入一般,一场预购签唱会外加一场改版发布会,但是通过人气惯性冲至冠军。而专辑本身因为真乐器的大量运用,增加了音乐的整体性和氛围感,显得十分大气。还是以第一张专辑为框架的F.I.R在新专辑中终于找到了止跌回升的感觉。

  早年引领了中性审美的李宇春,以一张新专辑《会跳舞的文艺青年》成为又一波小清新文艺范的引领者。

  在4月的华语乐坛中,“文艺”是一个不能错过的关键词,李宇春的《会跳舞的文艺青年》、方大同的《15》、张惠妹的《你在看我吗》、古巨基的《大时代》、余文乐《不是明星n.a.s.》、吉杰的《红与黑》都与文艺风形影不离,这种不经意的“巧合”一方面说明了制作人在音乐企划方面做文章的多元化方向,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了如今音乐行业内的一种尴尬,在主打歌曲影响力越来越小,至尊金曲、当红K歌、卖座唱片这些硬性指标越来越难以达到的时候,唱片业的从业人员必须找到另一条出口,提高歌手的业界口碑,去平衡流行度缺失的缺憾。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文艺路线”、“概念专辑”便成为了一种时尚,往往原来根本和文艺不沾边的歌手也可以在定位和企划中描出文艺独立歌手的“剪影”,但也许“全民皆文艺”只是一个看上去很美丽的假象而已。

  很难想象,之前定位在舞台魅力、偶像巨星的李宇春在距离霸气十足的《皇后与梦想》后一步步逼近文艺的边缘。继上张专辑高调转型独立创作歌手之后,新专辑中她又创作了六首歌曲。而在曲风方面它又是上张《下个路口见》的延续,小电音、小清新、小民谣、小舞曲,一切都是立足在很取巧很讨好的清新曲风里。“七月晴天风吹过发亮的田野”、“骑着单车靠近月亮”、“跌进了浩瀚的海里,跌进了汹涌的美丽”、“日落温柔投射上反光镜,收音机低吟浅唱的旋律”,整张专辑都是90后春式玩萌的豆瓣类歌词,收入卢广仲的作品暗示了李宇春包藏的小野心,但是我们又应该清醒的认识到,“小清新”是李宇春自我内容的一次拓展与丰富。我们更应在主角发挥的同时给予其幕后团队如曲世聪、谭伊哲等人更多的关注,因为正是他们真正完成了此次春式文艺的改造,并且改造的不突兀很自然。另一位宅男偶像方大同的《15》代表其接触吉他的年纪,而这张唱片也因为吉他的缘故成为其近些年来最文艺却最不流行的一张,专辑中的歌曲由向偶像Jimi Hendrix致敬根源摇滚、节奏蓝调贯穿。方大同也和李宇春一样开始掌控唱片填词工作,各种天马行空无厘头的文艺行文风格充斥其间,而不明就里的人不会知道《无菇朋友》原来是一首反毒歌曲。

  与陈珊妮、陈绮贞、苏打绿、张悬、曹方的独立流行乐运动不同的是,时下的“文艺”更是一种情调,一种姿态,一种互动方式。在古巨基的《大时代》中,李卓雄、林夕、吴向飞把所谓的“文艺”玩到了极致,唱片明看是励志,《大时代》看起来就是直奔《喜帖街》而去的,但却未能带来香港人的会意与共鸣。在万无一失的匠气编配下,填词人们网络时代的跳跃性文艺腔甚至出现了荒腔走板的效果,“八九不离十/我们不怪异”、“花儿都不见了/变了大楼卖掉/附送空调”,还有林夕在《犀利歌》中的网络排比句,都给唱片添足了各种文艺的恶趣味。所以虽然唱片的涉足面广,各种热门话题都有谈,但却看似华丽,切不中要害,谈不到点子,这似乎也是现今“文艺风”的通病。

  相比于第一季度的颗粒无收,四月的内地唱片市场因为李宇春、许嵩的入市呈现回暖之势。其中尤其是许嵩的《苏格拉没有底》这张唱片的横空出世,其销售数字甚至超过了同期发片的孙燕姿,堪称是上半年内地歌手的一个异数。许嵩是内地典型的从“地下”向“地上”发展并且最终成功的典型案例。最初以Vae为艺名在网上出道的许嵩,出生于安徽合肥,且和罗大佑、黄舒骏、张洪量等一样师从医科专业。确切的说,许嵩是2005年出道的,当年刮起了两股音乐浪潮,一是网络音乐的蓬勃发展,如许嵩、后弦、凤凰传奇都在其中脱颖而出,另外则是以张靓颖、李宇春为代表的超女选秀比赛的如火如荼。就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网络音乐的传播逐渐形成了两大分支,除了风靡一时的网络情歌,同时期出道的许嵩、后弦、乱感觉等代表了后周杰伦时代的网络新生代创作势力。而在后来长达6年的音乐探索期,许嵩相继推出了《玫瑰花的葬礼》、《半城烟沙》、《灰色头像》、《庐州月》、《素颜》等畅销“神曲”,并成为中国移动彩铃下载销量最高的内地男歌手。凭借为金莎专辑写歌的契机,许嵩最终与海蝶唱片签约,实现了从“地下”歌手到“地上”歌手的转型。《苏格拉没有底》这张专辑加入了蔡庭贵、洪敬尧、吕绍淳等台湾团队,但许嵩自成一格的流派并不过分依赖于台式的制作。这显示出了以许嵩为代表的音乐人风格定位上的成熟性,而几年前“网络歌手”的定位显然已经不适用于许嵩、凤凰传奇、刀郎、庞龙、后弦这些艺人。“地下”艺人不依靠电台、平面、电视这些传统媒体,而在网络的营销里通过口口相传实现了无线彩铃的飘红,最终这些艺人都另辟蹊径的赢得了市场。与此同时这也刺激了一大部分看起来很风光的传统艺人,在四月,羽泉发行了新专辑《@自己》,唱片一改以往华谊兄弟时期的重金传统媒体路线,采取了不发实体、只数字发行的模式,“地上”歌手变成“线上”歌手。唱片收录的歌曲也以之前发表的单曲为主。

  纵观大牌云集各显身手的4月唱片市场,两岸三地歌坛均在指标性旗舰级艺人的带动下呈现出了些许生机。在沉寂许久的内地乐坛,4月的李宇春、许嵩两位行业内标杆性歌手给内地市场留下两张精于企划的范本之作,而两位歌手的粉丝代表了时下歌坛最主要的低龄歌迷群体,通过各种签唱和预购活动两张唱片也将实体唱片的粉丝营销做到了极致。此外,吉杰的概念专辑《红与黑》也在文艺和复古概念上做了有益的尝试,同样值得肯定。去年金曲奖大赢家张惠妹的新专辑则延续了《阿密特》的好口碑,虽然是一张回归性质的流行专辑,但在经纪人陈镇川和填词人林夕的打造下呈现出许多自省的意味,很值得玩味。总的来说,4月的华语歌坛是暗藏机会充满变数的月份,通过企划上和思路上的改进,唱片至少拓宽了视野、增加了趣味,虽然文艺的并不纯粹,夹杂着各种流于形式浮于表面的成分,但这种内容上的探索未尝不是音乐人创意一种的升级。

本文链接:http://esteticamorena.com/hongjingyao/146.html